HDR in Photography vs. HDR in TV

● HDR in photography

在攝影裡的 HDR 指的在同一張影像下,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暗部的細節,亮部的部分也不會過曝。做法是將多張不同曝光的影像合成一張高動態範圍 ( High Dynamic Range)的影像。以人眼來說,看很亮的東西,瞳孔會縮小,減少眼睛的進光亮,反之,看很暗的東西時,瞳孔會放大,增加眼睛的進光亮,如果今天同時間要觀察很亮與很暗的情況下,瞳孔不可能隨即的放大縮小,相機的光圈也是如此,因此照片可以藉由不同曝光量的照片來做疊合,得到一張 HDR 影像。12[ HDR merge. ]

● HDR in TVs

HDR 在 TV 技術來說,是真的在擴展影像的動態範圍,讓 TV 影像亮得更亮,暗得更暗。下圖可見在 normalTV 與 HDR TV 在可視範圍的差異。

3[ Normal visible range compares with HDR. ]

TV 隨著科技進步,不僅是解析度( Ultra HD, 4K, 8K)、畫面更新速度( 60fps, 120fps, 240fps )地增加,提升畫面的對比更能直接感受到畫面的差異,使影像接近真實世界。計算TV對比度方式是TV可以產生100 nits(每一平方公尺的燭光數,candelas per square meter)亮白光和 0.1 nits 的黑色影像,這樣表示對比度( contrast ratio )為1000:1,但目前而言,對比度沒有一個標準的規範,各自 TV 製造商有自己的量測方式。

目前各家電視廠都有做 HDR TV,但最具權威與聲望的就是 Dolby,他們不只是開發 TV 技術,在影像內容與硬體部分都不斷的提倡 DHR,不僅只是讓動態範圍更廣,還要增加畫面的飽和度,讓人們所看到的電視影像更有真實感,且在極度真實感的影響下,畫面會有 3D 的效果。

4[ Dolby HDR enhance. ]

HDR in TV 所要克服的是亮度部分,由於現今一般電視背光所能提供的亮度約在 400 nits 以下,而 Dolby 的 HDR 技術可以讓在 400 nits 下的影像媲美 1000 nits 的HDR-10 的影像。而暗部部分,OLED 是目前的趨勢,不僅僅能產生幾乎黑的黑色畫面,螢幕反應也快,且螢幕也能做到非常薄。

5[ Visible range. ]

上圖中間為灰色為戲院螢幕的動態範圍,黃色部分為 TV 的動態範圍,而中間淺色橫條為人眼所能感測的亮度範圍,由此而知,電視要追上人眼所能感測的動態範圍還有一段距離,而直長條則為 Dolby TV未來的目標。

 


reference:

http://hometheaterreview.com/high-hopes-for-high-dynamic-range-hdr-video/

http://www.cnet.com/news/high-dynamic-range-arrives/

http://www.cnet.com/news/high-dynamic-range-dolby-vision-x-tended-dynamic-range-pro-and-beyond/

http://www.cnet.com/news/behind-the-scenes-with-dolbys-new-hdr-tv-tech/

 

合理化下不合理的男人-蔣友柏

今天為了找一句蔣友柏說過的話,在網路上發現這篇文章,讀完有種熟悉感,字裡行間都有我的味道...

結果發現是我以前在yam天空部落所寫的文章被盜用了...不過說來奇怪,開心大於難過耶,因為能被盜文章表示文章也有被參考的價值。

http://boylondon.pixnet.net/blog/post/46803002#/comment-60410569

留言給這位網友後,結果他馬上把這篇網誌給刪除了!

說太多了,重點是我想找的是當初記者問蔣友柏為什麼會選林姮怡所說的這句話:

"當你認為一個人可以給你的價值,遠遠超過你可以給他的東西時,事情就可以解決了。"


以下是原文:

        蔣友柏

    今天匆匆忙忙的跑去聽蔣友柏演講,還好CC有提醒我!不然就錯過這麼"犀利"的一場革命。

    這次在交大演講的主題是"合理化不合理"。這題目直接切入他設計的概念,在合理中找尋不合理的地方,提出新的觀感改變大家的價值,以提高價格,沒錯 ! 他的設計根源就是價格,也就是能不能賺,有沒有錢入袋,這是他最在乎的。之前他上康熙,他也說他只在有錢入他口袋的場合,他才會穿西裝,跟chuck不一樣。但他賺錢,不是為名利,而是為了"家"。他說過一段話 "當我決定要成家後,我的功能是給家人無限的選擇可能,它們可以選擇過奢華或平凡的生活,選擇做對或錯的事情。"這太man了,賺錢也可以講得如此偉大 !!
回歸到賺錢, 在演講過程中舉了很多例子,我印象比較深的有三個。
第一個是" 威而鋼 ",他問為什麼威而鋼這麼貴,他賣的是甚麼?他回答" 是男性的尊嚴 ",這真的是完完全全呼應了合理化不合理,如果我到了五六十歲,能夠靠一顆藥丸就能展現年輕的雄風,花個五六百塊何樂而不為;第二的是" 菸 ",他說菸賣的是" 讓你升為大人 ",但我覺得這個很不合理,不過後來他提到的"酒",這我比較認同,大人愛喝酒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第三個就是" 李斯德林漱口水 ",這滿有趣的。他說 "李斯德林原本是一個在做清潔劑的公司,後來發明了一種藥水可以拿來治" 淋病" ,但不好賣,所以把這種藥水用在漱口水上反而大賺"。想到拿治淋病的東西來漱口就覺得有些不妥,但哪天得了淋病卻可以拿李斯德林漱口水來醫治也滿酷的。所以真的是一個想法改變一個價值,橙果設計會如此迅速發展也是因為蔣友柏把" 合理化不合理 "發揮得淋淋盡至。
PS:據說與橙果合作最低價碼是五十萬,最高是五千萬,而好神公仔就是五十幾萬的case。

    怎麼會說他犀利 ! 第一眼看到他本人,就是帥,有型。白色風衣+牛仔褲,還有那招牌的眼鏡。再聽他講話,整個就是跩,真的很跩很敢講話,完全就是雜誌上形容他態度囂張狂妄不羈那個樣子。但他又顯得聰明、冷靜,思維很清晰,只能說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沒有別的,就只能崇拜。從紐約大學金融系畢業,從來不上課,考試卻可以考第一;十九歲就賺了人生中第一個一百萬,但也經歷四次歸零的經驗,為了跟林姮怡在一起翹家,住在西門的小套房裡,每個月拿兩萬塊的打工費過生活。抽菸、刺青,他就是這麼我行我素,果斷的抉擇。真的只能說她好敢他好衝 !!!現在卻是橙果董事、白木顧問,是個事業成功的男人。

    最讓女人羨慕的應該是他的家庭觀,為什麼一個文化大學畢業的會讓一位大帥哥花一年的時間窮追不捨,這時候蔣友柏又屌了,說了一句話" 當你認為一個人可以給你的價值,遠遠超過你可以給他的東西時,事情就可以解決了。"這句話真的可以好好省思...所以對他來說林姮怡真的有致命的吸引力( 但我覺得前女友關穎比較漂亮 )好的,如果有個男人身高185,長得超帥,每個月可以賺進七位數字,下午兩點就下班陪老婆小孩,婚後堅決不跟任何女性單獨合照,假日只陪家人去河堤散步,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出現在你身邊....這誰受的了。